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结交天下有识之士、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愿好人一生平安!

 
 
 

日志

 
 

如此提案——和资本家代表讲讲理  

2008-03-14 16:35:05|  分类: 杂谈杂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在强坛的“提案:暂缓执行《劳动合同法》,严格执行《劳动法》”,没有说是否人大代表的提案,但看其内容则是十足的资本家代表的提案。

1,如何对待争议?谁该受谴责?

“《劳动合同法》出台以来,争议不断,企业采用了很多花样和手段来应对,劳动者未受其益,先受其害。”

“争议不断”,不等于“法”有问题。利益不同自然观点不同,争议很正常,不值得大惊小怪,奇怪的是,反对的声音一面倒地出在资本家,而且声音很大,大有“炸平庐山”要挟中央之势,可见资本家势力的增长。

本来是资本家“采用了很多花样和手段来应对”,造成了“劳动者未受其益,先受其害”,却说成了是《劳动合同法》造成的。本来该谴责的应该是“采用了很多花样和手段来应对”“法治”的人,却来谴责《劳动合同法》;本意是维护资本家的利益,却似乎是关注“劳动者未受其益,先受其害”。

2,谁是受害者?受谁的害?

“劳动者与企业都是《劳动合同法》的受害者”

劳动者受的是“采用了很多花样和手段来应对”“法治”的人的害,不是受的《劳动合同法》的害。资本家才是受的是《劳动合同法》的“害”。

“企业规避《劳动合同法》,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资本家不是很讲法治吗?规避法律的却正是资本家!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自找的,难道应该有法律承担责任吗?

3,资本家可以轻描淡写地对待和法律的较量吗?

“华为的辞职补偿、工龄清零方案,付出了2亿元的巨额成本,只是不想与员工签定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要的只是“用工自主权””

“工龄清零”,既违法又严重损害了工人应该享受的《劳动合同法》的法定权利,所谓的“补偿”远不能补偿工人的损失,怎么能算资本家的损失?在资本家看来,从剥削工人得到的钱中拿出一点来就是损失!而且企图交换的是不受法律约束的“用工自主权”!连美国也未必有这样的“用工自主权”。这“只是”资本家和法律较量而已,说的多么轻松!

“使用劳动派遣工,除了要支付劳务工资外,还要支付向劳务公司支付一定比例的费用;这部分是到不了劳动者手中的,要的也只是“用工自主权””

工人要得到《劳动合同法》的有关的权利,当然需要政府有关部门的维护《劳动合同法》的实施,难道不可以向资本家收取一定的费用吗?这个费用当然到不了劳动者手里,劳动者只是得到权利的维护,而资本家“只是”不受法律约束的“用工自主权”得不到。

“业务外包,谁家提供的产品与服务价格低,就包给哪一家。发包企业如此做,也只是不想被“用工拖累””

规避法律的伎俩不是挑战法律的威严而“只是不想被“用工拖累””?

4,这也能成为责难《劳动合同法》的理由?

“由于解除劳动合同的严格限制,企业必须建立建全严格的规章管理制度和劳动纪律,并加强管理,由此产生的专家咨询费、律师律、管理费等等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这些成本对于大中型企业不会构成多大的成本负担,但对于几十人以下的中小企业,增加这块不能产出产品与服务的成本支出,可能是难以能承担与接受的。”

一些血汗工厂就是通过延长工作时间加大劳动强度来残酷剥削工人,这还不算,还要通过“节省”各种必要的安全设施和管理,从增加工人的劳动风险中剥削工人。现在,受到法律的严格限制,不能粗放野蛮管理了,因此增加了成本费用,这也能成为责难《劳动合同法》的理由?

5,资本家是怎么计算成本的?

“企业如此不计成本的规避劳动合同法来换取用工自由,是因为企业认为失去“用工自主权”所带来的成本压力更大!

资本家是精于算计的,不受法律约束的“用工自主权”带给资本家的利益(他们把失去这个利益看作是“巨大的成本压力”)远比他们挑战法律的付出的“损失”要大得多。

“上述成本支出,除了华为用在了员工身上,其余三种情况下员工并没有受益。即《劳动合同法》增加了交易成本,交易双方成了这种交易成本的受害者。”

给予工人远小于他们应该得到的“补偿”,资本家认为是他们的“成本支出”,是受害于《劳动合同法》;不用在劳动者身上,而用在政府费用和加强企业管理的费用,资本家说成是工人没有受益,就是受害于《劳动合同法》!

6,“发展经济”就能提高劳方谈判筹码吗?

“只有“发展经济、提高劳方谈判筹码”才能改变“强资本弱劳工”的局面”

工人的劳动权益什么时候不是通过工人的斗争得来的?哪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会自然而然提高工人的权益?

“《劳动合同法》出台以来,劳动者“未受其利,先受其害”的事实,说明了《劳动合同法》改变不了“强资本弱劳工”的社会现实。”

准确地说,应该是“法施未几,先被破坏”,破坏以后,法被践踏,工人受害,强资本弱劳工”的社会现实已经存在难能改变,一纸《劳动合同法》作用能有多大?如果在资本家与法律的较量中,法律再败下阵来,工人就更惨了。

““民工荒”现象,说明了靠“发展经济、加强保障、提高劳方谈判筹码”来改变“强资本弱劳工”的局面是非常有效的。”

“民工荒”现象说明了血汗工厂的残酷剥削已经把农民工吓怕了,只好守着一亩三分地聊以度日了。单靠“发展经济”就能改变“强资本弱劳工”的局面,那资本主义社会不用革命就变成共产主义了。资本积累的是什么?就是工人的剩余价值,资本主义的规律就是资本越强劳工越弱,劳工越弱资本越强,资本和劳工的关系就象肚里的蛔虫和人的关系一样。

7,有工人创业的机会吗?

“降低创业门槛与风险有助于“发展经济、提高劳方谈判筹码””

对于穷劳工来说,几个有创业发财的机会?

“在法律与政策上,应该增加劳动者变身为企业主的机会,不仅可以增加经济活力、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还能增加劳动者与资方谈判劳动合同的法码。当劳动者对工资待遇不满意时、劳动者可以向资方说“不”,不仅社会上的就是岗位多,还可以选择自己创业,而不是无奈地接受一份不满意的《劳动合同》。”

对于大多数劳工来说,劳动者变身为企业主的机会有几个呢?能是解决决大多数劳工弱势的办法吗?资本的扩张有两种方法,一是积聚,剥削更多的剩余价值,日积月累地积聚;二是集中,大鱼吃小鱼,大资本收购小厂,大资本控制小股东,庄家吃散股。创业的市场准入的门槛只会越来越高。劳工的屈辱的劳动力商品地位,除了出卖劳动力一无所有,他们要生存,只能屈从于资本家的苛刻条件,有多大讨价还价的余地?穷劳工有几个“可以选择自己创业”?

“《劳动合同法》的实施,增加了劳动者的创业压力与风险。”

应该读做增加了资本家的创业压力与风险,现在有人习惯于把资本家也叫做劳动者,而且是高级劳动。

8,劳动保护是企业应尽的责任

“如何加强劳动者保障,应该是政府的责任,责任推给企业是不负责任。”

加强劳动者保障,政府有政府的责任,企业有企业的责任,怎么能都是政府的责任?企业不保护劳动者的安全难道是一个负责的政府能够允许的吗?企业承担应尽的责任,怎么是把政府应尽的责任推给了企业?

“人员工资是非常刚性的开支,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还要拿出最低工资标准的一半以上为员工缴纳各种保险。当经营不下去的时候,还应该向员工支付经济补偿,血本无归也是有可能的”

资本家把必须给工人支付工资叫做“非常刚性的开支”,实际上刚性吗?不是经常有长期欠薪事件的发生吗?从必要劳动(支付工资的部分)和剩余劳动的关系看,最不刚性的正是必要劳动,绝对剩余价值(延长劳动时间增加劳动强度)和相对剩余价值(压缩支付工资部分而相对增加剩余价值部分)才是资本家要确保的刚性收入。拿走工人那么多,连支付劳动保险的责任都不愿意承担!

资本投资的风险,市场竞争的风险,或者是自己决策失误造成的,或者是资本家狗咬狗的竞争造成的,等于是在赌场上赌输了,难道不应该自己买单?而要工人买单——不给工人经济补偿(仍然是比应得的工资少得多)?还有什么值得同情的?

9,法律当然应该具有强制性

“《劳动合同法》,不仅逼着企业跟劳动者签合同,也逼着劳动者接受自己不一定满意的合同--除此之外,劳动者还能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难道法律不应当具有强制性吗?实际上,资本家的选择余地大得多,劳工有多少选择余地呢?无非是《劳动合同法》给没有多少选择的劳工一点最起码的保护而已。

10,资本家和工人的对抗难道不是必然的而是什么挑拨的?

“挑拨劳资矛盾,鼓励劳资对抗要不得”

《劳动合同法》无非是调和矛盾,在资本的残酷剥削下,保护劳动者的生存罢了,即便如此,资本家都要反对了,说是“挑拨劳资矛盾,鼓励劳资对抗”!

“成立“强势工会”与资方对抗。我认为这是非常危险的选择。劳资对抗,劳方不惜以罢工来要胁资方达到自己的目的,最终结果双败俱伤,并会造成社会资源的虚耗,与建设和谐社会的目标相背而驰。”

世界上,除了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国家,有压倒资本家的“强势工会”吗?连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法律保证工人的罢工权利,到我们这里,在加强法治建设的今天怎么反而不能有工人的罢工权利了?权力不是需要制衡吗?资本的权力怎么就不要罢工的制衡了?

11,工人是生活极大改善还是变成了弱势?

“2002年—2006年我国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从12422元增加到21001元,扣除价格上涨因素,年均递增12%,超过GDP增速。”

有网友揶揄说,“平均”把穷人变富了。考虑了下岗工人吗?大多数农民工的工资怎么样呢?工资统计包括了所有工人吗?

“从背着蛇皮袋、一脸迷茫在全国无目的流动的“盲流”,到穿着新衣服、背着品牌行包、喜气洋洋地拿着时尚手机打电话、发短信的打工族,世界都在羡慕我们取得的巨大成就。”

“一脸迷茫在全国无目的流动的“盲流””,好象不是说的计划经济时代,那么是对改革开放后的描写吗?那不是给改革开放抹黑吗?现在的大多数的打工族真的那么“喜气洋洋”吗?果真如此,哪来的三座大山?反思改革的声浪怎么那么高呢?

“随着民工荒的出现和扩散,强迫员工加班加点工作的血汗工厂已经越来越少,并且很难招到工人了。”

黑砖窑黑煤窑血汗工厂,不正是最近两年一再被暴露出来吗?没暴露的有没有呢?说“血汗工厂已经越来越少”,有调查吗?有证据吗?是事实吗?

“欠薪事件是极少部分企业的行为,并且是有多种原因造成的。即使按《劳动合同法》签定了《劳动合同》,也不能保证欠薪事件不会再发生。”

12,法律难道不应该覆盖全国?

“那些想签但企业不愿意签劳动合同的员工,为什么不能到签合同的企业去上班呢?那些工资高、福利好的企业,是想进去就能进去的吗?对于那些没有能力为员工交社保,但可以为员工提供一份微薄工资收入的小企业,一定要把这类企业逼死、砸了这些可怜员工的饭碗吗?”

如此提案——和资本家代表讲讲理

马门列夫

  

发在强坛的“提案:暂缓执行《劳动合同法》,严格执行《劳动法》”,没有说是否人大代表的提案,但看其内容则是十足的资本家代表的提案。

1,如何对待争议?谁该受谴责?

“《劳动合同法》出台以来,争议不断,企业采用了很多花样和手段来应对,劳动者未受其益,先受其害。”

“争议不断”,不等于“法”有问题。利益不同自然观点不同,争议很正常,不值得大惊小怪,奇怪的是,反对的声音一面倒地出在资本家,而且声音很大,大有“炸平庐山”要挟中央之势,可见资本家势力的增长。

本来是资本家“采用了很多花样和手段来应对”,造成了“劳动者未受其益,先受其害”,却说成了是《劳动合同法》造成的。本来该谴责的应该是“采用了很多花样和手段来应对”“法治”的人,却来谴责《劳动合同法》;本意是维护资本家的利益,却似乎是关注“劳动者未受其益,先受其害”。

2,谁是受害者?受谁的害?

“劳动者与企业都是《劳动合同法》的受害者”

劳动者受的是“采用了很多花样和手段来应对”“法治”的人的害,不是受的《劳动合同法》的害。资本家才是受的是《劳动合同法》的“害”。

“企业规避《劳动合同法》,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资本家不是很讲法治吗?规避法律的却正是资本家!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自找的,难道应该有法律承担责任吗?

3,资本家可以轻描淡写地对待和法律的较量吗?

“华为的辞职补偿、工龄清零方案,付出了2亿元的巨额成本,只是不想与员工签定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要的只是“用工自主权””

“工龄清零”,既违法又严重损害了工人应该享受的《劳动合同法》的法定权利,所谓的“补偿”远不能补偿工人的损失,怎么能算资本家的损失?在资本家看来,从剥削工人得到的钱中拿出一点来就是损失!而且企图交换的是不受法律约束的“用工自主权”!连美国也未必有这样的“用工自主权”。这“只是”资本家和法律较量而已,说的多么轻松!

“使用劳动派遣工,除了要支付劳务工资外,还要支付向劳务公司支付一定比例的费用;这部分是到不了劳动者手中的,要的也只是“用工自主权””

工人要得到《劳动合同法》的有关的权利,当然需要政府有关部门的维护《劳动合同法》的实施,难道不可以向资本家收取一定的费用吗?这个费用当然到不了劳动者手里,劳动者只是得到权利的维护,而资本家“只是”不受法律约束的“用工自主权”得不到。

“业务外包,谁家提供的产品与服务价格低,就包给哪一家。发包企业如此做,也只是不想被“用工拖累””

规避法律的伎俩不是挑战法律的威严而“只是不想被“用工拖累””?

4,这也能成为责难《劳动合同法》的理由?

“由于解除劳动合同的严格限制,企业必须建立建全严格的规章管理制度和劳动纪律,并加强管理,由此产生的专家咨询费、律师律、管理费等等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这些成本对于大中型企业不会构成多大的成本负担,但对于几十人以下的中小企业,增加这块不能产出产品与服务的成本支出,可能是难以能承担与接受的。”

一些血汗工厂就是通过延长工作时间加大劳动强度来残酷剥削工人,这还不算,还要通过“节省”各种必要的安全设施和管理,从增加工人的劳动风险中剥削工人。现在,受到法律的严格限制,不能粗放野蛮管理了,因此增加了成本费用,这也能成为责难《劳动合同法》的理由?

5,资本家是怎么计算成本的?

“企业如此不计成本的规避劳动合同法来换取用工自由,是因为企业认为失去“用工自主权”所带来的成本压力更大!

资本家是精于算计的,不受法律约束的“用工自主权”带给资本家的利益(他们把失去这个利益看作是“巨大的成本压力”)远比他们挑战法律的付出的“损失”要大得多。

“上述成本支出,除了华为用在了员工身上,其余三种情况下员工并没有受益。即《劳动合同法》增加了交易成本,交易双方成了这种交易成本的受害者。”

给予工人远小于他们应该得到的“补偿”,资本家认为是他们的“成本支出”,是受害于《劳动合同法》;不用在劳动者身上,而用在政府费用和加强企业管理的费用,资本家说成是工人没有受益,就是受害于《劳动合同法》!

6,“发展经济”就能提高劳方谈判筹码吗?

“只有“发展经济、提高劳方谈判筹码”才能改变“强资本弱劳工”的局面”

工人的劳动权益什么时候不是通过工人的斗争得来的?哪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会自然而然提高工人的权益?

“《劳动合同法》出台以来,劳动者“未受其利,先受其害”的事实,说明了《劳动合同法》改变不了“强资本弱劳工”的社会现实。”

准确地说,应该是“法施未几,先被破坏”,破坏以后,法被践踏,工人受害,强资本弱劳工”的社会现实已经存在难能改变,一纸《劳动合同法》作用能有多大?如果在资本家与法律的较量中,法律再败下阵来,工人就更惨了。

““民工荒”现象,说明了靠“发展经济、加强保障、提高劳方谈判筹码”来改变“强资本弱劳工”的局面是非常有效的。”

“民工荒”现象说明了血汗工厂的残酷剥削已经把农民工吓怕了,只好守着一亩三分地聊以度日了。单靠“发展经济”就能改变“强资本弱劳工”的局面,那资本主义社会不用革命就变成共产主义了。资本积累的是什么?就是工人的剩余价值,资本主义的规律就是资本越强劳工越弱,劳工越弱资本越强,资本和劳工的关系就象肚里的蛔虫和人的关系一样。

7,有工人创业的机会吗?

“降低创业门槛与风险有助于“发展经济、提高劳方谈判筹码””

对于穷劳工来说,几个有创业发财的机会?

“在法律与政策上,应该增加劳动者变身为企业主的机会,不仅可以增加经济活力、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还能增加劳动者与资方谈判劳动合同的法码。当劳动者对工资待遇不满意时、劳动者可以向资方说“不”,不仅社会上的就是岗位多,还可以选择自己创业,而不是无奈地接受一份不满意的《劳动合同》。”

对于大多数劳工来说,劳动者变身为企业主的机会有几个呢?能是解决决大多数劳工弱势的办法吗?资本的扩张有两种方法,一是积聚,剥削更多的剩余价值,日积月累地积聚;二是集中,大鱼吃小鱼,大资本收购小厂,大资本控制小股东,庄家吃散股。创业的市场准入的门槛只会越来越高。劳工的屈辱的劳动力商品地位,除了出卖劳动力一无所有,他们要生存,只能屈从于资本家的苛刻条件,有多大讨价还价的余地?穷劳工有几个“可以选择自己创业”?

“《劳动合同法》的实施,增加了劳动者的创业压力与风险。”

应该读做增加了资本家的创业压力与风险,现在有人习惯于把资本家也叫做劳动者,而且是高级劳动。

8,劳动保护是企业应尽的责任

“如何加强劳动者保障,应该是政府的责任,责任推给企业是不负责任。”

加强劳动者保障,政府有政府的责任,企业有企业的责任,怎么能都是政府的责任?企业不保护劳动者的安全难道是一个负责的政府能够允许的吗?企业承担应尽的责任,怎么是把政府应尽的责任推给了企业?

“人员工资是非常刚性的开支,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还要拿出最低工资标准的一半以上为员工缴纳各种保险。当经营不下去的时候,还应该向员工支付经济补偿,血本无归也是有可能的”

资本家把必须给工人支付工资叫做“非常刚性的开支”,实际上刚性吗?不是经常有长期欠薪事件的发生吗?从必要劳动(支付工资的部分)和剩余劳动的关系看,最不刚性的正是必要劳动,绝对剩余价值(延长劳动时间增加劳动强度)和相对剩余价值(压缩支付工资部分而相对增加剩余价值部分)才是资本家要确保的刚性收入。拿走工人那么多,连支付劳动保险的责任都不愿意承担!

资本投资的风险,市场竞争的风险,或者是自己决策失误造成的,或者是资本家狗咬狗的竞争造成的,等于是在赌场上赌输了,难道不应该自己买单?而要工人买单——不给工人经济补偿(仍然是比应得的工资少得多)?还有什么值得同情的?

9,法律当然应该具有强制性

“《劳动合同法》,不仅逼着企业跟劳动者签合同,也逼着劳动者接受自己不一定满意的合同--除此之外,劳动者还能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难道法律不应当具有强制性吗?实际上,资本家的选择余地大得多,劳工有多少选择余地呢?无非是《劳动合同法》给没有多少选择的劳工一点最起码的保护而已。

10,资本家和工人的对抗难道不是必然的而是什么挑拨的?

“挑拨劳资矛盾,鼓励劳资对抗要不得”

《劳动合同法》无非是调和矛盾,在资本的残酷剥削下,保护劳动者的生存罢了,即便如此,资本家都要反对了,说是“挑拨劳资矛盾,鼓励劳资对抗”!

“成立“强势工会”与资方对抗。我认为这是非常危险的选择。劳资对抗,劳方不惜以罢工来要胁资方达到自己的目的,最终结果双败俱伤,并会造成社会资源的虚耗,与建设和谐社会的目标相背而驰。”

世界上,除了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国家,有压倒资本家的“强势工会”吗?连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法律保证工人的罢工权利,到我们这里,在加强法治建设的今天怎么反而不能有工人的罢工权利了?权力不是需要制衡吗?资本的权力怎么就不要罢工的制衡了?

11,工人是生活极大改善还是变成了弱势?

“2002年—2006年我国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从12422元增加到21001元,扣除价格上涨因素,年均递增12%,超过GDP增速。”

有网友揶揄说,“平均”把穷人变富了。考虑了下岗工人吗?大多数农民工的工资怎么样呢?工资统计包括了所有工人吗?

“从背着蛇皮袋、一脸迷茫在全国无目的流动的“盲流”,到穿着新衣服、背着品牌行包、喜气洋洋地拿着时尚手机打电话、发短信的打工族,世界都在羡慕我们取得的巨大成就。”

“一脸迷茫在全国无目的流动的“盲流””,好象不是说的计划经济时代,那么是对改革开放后的描写吗?那不是给改革开放抹黑吗?现在的大多数的打工族真的那么“喜气洋洋”吗?果真如此,哪来的三座大山?反思改革的声浪怎么那么高呢?

“随着民工荒的出现和扩散,强迫员工加班加点工作的血汗工厂已经越来越少,并且很难招到工人了。”

黑砖窑黑煤窑血汗工厂,不正是最近两年一再被暴露出来吗?没暴露的有没有呢?说“血汗工厂已经越来越少”,有调查吗?有证据吗?是事实吗?

“欠薪事件是极少部分企业的行为,并且是有多种原因造成的。即使按《劳动合同法》签定了《劳动合同》,也不能保证欠薪事件不会再发生。”

12,法律难道不应该覆盖全国?

“那些想签但企业不愿意签劳动合同的员工,为什么不能到签合同的企业去上班呢?那些工资高、福利好的企业,是想进去就能进去的吗?对于那些没有能力为员工交社保,但可以为员工提供一份微薄工资收入的小企业,一定要把这类企业逼死、砸了这些可怜员工的饭碗吗?”

法律难道不应该覆盖全国?难道让企业和工人双向选择吗?那些不依法经营的,不论大小企业,难道不应该关闭吗?

是工人给非法企业提供了巨大剩余价值还是非法企业“为员工提供一份微薄工资收入”?谁养活谁的问题怎么又颠倒过来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