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结交天下有识之士、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愿好人一生平安!

 
 
 

日志

 
 

引用 还有多少校舍是“楼脆脆”?(原创)  

2009-12-20 13:0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霓萍还有多少校舍是“楼脆脆”?(原创)

还有多少校舍是“楼脆脆”?(原创)

霓裳羽衣

还有多少校舍是“楼脆脆”?(原创) - 霓裳羽衣 - 霓裳羽衣的博客

    核心提示:111118时许,因连降大雪,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洺关镇龙凤私立学校餐厅被压塌,28名学生受伤,被紧急送往县级医院救治。经全力抢救无效,有二女一男共3名学生先后死亡;无独有偶,因受暴雪天气影响,12730分许,河南省开封县新宇中学钢架结构简易餐棚在学生就餐时突然倒塌,事故造成1名学生死亡,7名学生受伤,其中3名学生重伤,4名学生轻伤。

  看了这条新闻,心中感慨万千,心情异常沉重!作为一名教师,每天往返于家园和校园之间,校园每天就是我们和学生共同工作和学习的主要场所,除了吃饭睡觉,其实每天在学校的时间甚至比在家里还要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校园就像我们的第二个家一样,由此看来,校舍的安全与否对于学生和我们教师来说是多么重要,可以说这是关乎生命安全和祖国未来的大事。

  我们学校的餐厅怎么会变得如此脆弱?竟然禁不住一场大雪,虽然是五十年来未遇的大雪,那也不过是雪,普通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建筑居然承重不了?真的让人怀疑这些餐厅是不是纸糊的。前者是私立学校,我们知道私立学校向来是以收费高闻名,想必建筑质量也应该更好才对,可事实并非如此,看来他们收的高额学费并没有用在修建学校上;可以想象假如没有这场暴雪,这样的危险餐厅还会继续使用,一场大雪就可以让我们脆弱的学校餐厅倒塌,如果遇到更大的灾难,是不是连教学楼,宿舍楼都会成了危险的“楼脆脆”?其实大雪并不是餐厅倒塌的本质原因,其中人祸恐怕大于天灾,这样低劣的建筑,是如何通过层层把关检测而合格使用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更想知道全国的校舍,究竟还有多少是这样质量低劣的“楼脆脆”?

还有多少校舍是“楼脆脆”?(原创) - 霓裳羽衣 - 霓裳羽衣的博客

    “蔬菜冻死了,明年再去栽。大棚压塌了,天晴扶起来。龙凤学校娃,一去,咋就不回来!!!”想不到一场大雪竟然演变成了一场灾难,夺去了孩子们无辜而宝贵的生命!出了人命,上述两个地区的主管部门开始清查所在地区学校的危房,不知道有关部门平时都干什么去了?危房不是一时一刻就会出现的,它需要一个过程,难道平时都没有人发现吗?试想那些黑心的开发商和有关部门的领导们,假如这几个学生是他们的孩子,如果他们的孩子在这样的学校就餐,他们还会坐视不理,无动于衷吗?几十年难遇的暴雪,是可怕,但更可怕的却是人祸。我们在生活中常会见到的一些怪现象:一些边远贫困地区能够建起豪华的政府办公大楼,却建不起一所普通学校,在那里学校的建筑往往是最差的,这就难怪学校会最先倒塌了!一场大雪暴露出了多少问题:房屋倒塌、交通瘫痪、供暖困境、物价飞涨……

  此时不由得想起去年五月发生的四川特大地震,倒塌校舍1.9万多间,损失惨重,在四川大地震中的废墟现场,一些残砖上的水泥可随意敲掉,预制板中的拉丝极细。这曾让前来救援的国家地震救援队的队员难抑愤怒:“混凝土里全是铁丝,根本不是什么钢筋!”有做志愿者的工程师认为,周围的楼群唯有教学楼倒塌,明显是教学大楼建筑质量有问题,从废墟来看钢筋很乱,有些钢筋非常细的情况来看,这可能是造成楼塌的主要原因。另有专家质疑,有关部门的防震标准在该楼建设时形同虚设。

还有多少校舍是“楼脆脆”?(原创) - 霓裳羽衣 - 霓裳羽衣的博客

 然而我们看到同样是灾区,学校的命运却截然不同:

 就在5·12大地震发生后,北川刘汉希望小学在遍地废墟中的独自屹立不倒,保住了大地震时正在教学楼内的511名师生。这所小学也因此成为了众人交口称赞的建筑物“明星”,被网民誉为“史上最牛的希望小学”;而其造价仅为400多元每平方米,比当时国家拨款给公立学校的建房标准还要低。其他几所质量过硬的希望小学也经受住了灾难的考验!

还有多少校舍是“楼脆脆”?(原创) - 霓裳羽衣 - 霓裳羽衣的博客

  上述事实不能不说明有些学校的建筑质量的确存在严重问题,事实胜于雄辩,虽然我们不能把震中倒塌校舍的原因完全归结为质量问题,但凭心而论,不能说没有人为因素在里面。难怪自这次大地震一开始,就有网民对工程质量提出质疑。而时候某些相关部门却强词狡辩,百般推卸责任,竟说:“教学楼是豆腐渣工程的说法根本没有依据”,官方媒体也通过专家称,学校因功能设计导致抗震能力不足是世界普遍问题。四川倒塌的学校高达12300多所,占全省近41%的校舍,面对这个悲景惨状,当地教育局竟如此的推卸责任,又怎能不让人心寒?

还有多少校舍是“楼脆脆”?(原创) - 霓裳羽衣 - 霓裳羽衣的博客

  去年525日上午,在四川大地震中不幸遇难的富新二小127名学生的家长,就组队前往绵竹市的上级德阳市委反映问题,希望彻查倒塌校舍的质量问题,而绵竹市委书记蒋国华则采用下跪的方式来挽留上访家长,然而直到今日对校舍大量倒塌的调查依然遥遥无期,不了了之,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长至今也没有等到他们想要的公道!不然这样的悲剧为什么会一再重演?

  大自然是最铁面无私的审判官,自然灾害面前,工程质量的好坏,使人一目了然。在这次地震中,许多往日看上去高大漂亮好像十分坚固的教学楼,却在地震中脆弱的不堪一击,在短短几十秒内便轰然倒塌,可谓是名副其实的豆腐渣工程,令人痛心的是,有多少花季少年顷刻间被瓦砾掩埋,有多少个家庭失去了他们的孩子, 那些惨痛的场面至今仍历历在目,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长们撕心裂肺的哭声依然在耳边回荡!这是多么惨痛的教训, 残酷的事实就摆在眼前,不容任何人以任何理由否认和狡辩,难道还有什么比生命更珍贵么?

  四川省的豆腐渣校舍在灾难面前现出了原形,那么全国其他地区的校舍情况又怎样呢?

  一位长期承建校舍的包工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在上世纪90年代“普九”阶段,对教学楼发包、质量监管等相当混乱。修建教学楼等学校建筑主要由县教育局、或乡镇(区)教育管理办公室负责,基本上不开展招投标。不少县教育局都有自己的建筑队或建筑公司,部分工程就由他们来做,聘请几个懂行的专业人员,在周围农村招聘几十个民工,就可以开工建设了,而这样的建筑质量又怎能让人放心?目前笔者所在的学校的一所实验楼就建造于90年代,如今墙体已经多处出现裂纹,墙皮不时脱落,水泥墙上的钉子随手就可以轻松拔下,虽然这栋实验楼早已被列为危楼,可是至今这座实验楼还一直在正常使用,每天都要承担45个班级的教学任务,这种状况实在令人担忧……还有多少校舍是“楼脆脆”?(原创) - 霓裳羽衣 - 霓裳羽衣的博客

 

  去年四川大地震后两部委已经下令:要求在91开学前,对全国各级各类学校校舍进行抗震安全排查。就在去年616日,教育部再次召开机关处级以上干部大会,教育部长周济曾在讲话中强调:学校要建成最安全地方,灾难时作避难所,然而直至今日我们依然没有看到这一承诺的真正落到实处,灾难面前,学校依然是最危险的地方。已有媒体报道,日本的学校却是它们的最坚固的建筑,日本人坚持一定要做到:“所有房子可倒,学校不可倒”,在这一点上我们是否也应该向日本人学习,让我们的学校也能成为我们国家最坚固的建筑,成为孩子们最安全的家园!

  虽然灾难已经过去,但是惨痛的教训我们却不该忘记,这是数万人用他们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教训,灾难留给我们更多的是反思和教训,毕竟今后我们的学生、老师还要继续在校园里,在校舍中上课学习,然而全国的校舍还有多少存在质量和安全隐患,其详细情况不得而知,实在令人不能不担忧,因此校舍安全和质量问题绝对不容忽视,而且早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决不能让那些豆腐渣工程轻易蒙混过关,决不能再让那些祖国的花朵们继续在存有安全隐患的校舍中学习了,决不能让灾难再一次次上演,更不能等到事故发生以后再去追悔莫及!

  5·12大地震已经过去一年多了,今天依然在上演着一幕幕惨剧,面对残酷的现实,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灾难面前,最先倒下的总是我们的学校?为什么那么多豆腐渣工程,总是能够一路畅通无阻的通过层层把关和检测,堂而皇之的以质量合格付诸使用?全国还有多少校舍是弱不禁风的楼脆脆?还要多少条鲜活无辜的生命才能唤醒某些人的良知?还要多少血的教训才能引起有关部门的足够重视,才能把建筑质量视同生命?还有多少校舍安全隐患需要残酷的自然灾害来充当严格的检察官?还有多少我们祖国的花朵依然在风雨中摇摇欲坠的校舍中坚持上课学习?这些迫在眉睫的问题不从根本上解决,我们如何告慰那些废墟下众多无辜的亡灵?如何保证孩子们的生命安全?血的教训让我们醒悟,别让孩子们在天堂也哭泣,让我们铭记这‘雪’的教训吧!

还有多少校舍是“楼脆脆”?(原创) - 霓裳羽衣 - 霓裳羽衣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