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结交天下有识之士、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愿好人一生平安!

 
 
 

日志

 
 

季羡林临终前酝酿提出“大国学”概念  

2009-07-13 12:2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几年多次采访过国学大师季羡林的关门弟子、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钱文忠教授,言谈中他对恩师季羡林先生的教诲充满了感激,并且在季羡林藏画被盗卖事件中,对北大处理季羡林藏画的不妥行为发表过一些言论。

昨晚,记者试图联系上钱文忠本人,他的手机一直没人接听。最后,记者与他的助理联系上,助理告知,钱文忠正在北京“百家讲坛”录制“弟子规”,听到噩耗,他当即赶往301医院,和季羡林先生的独子季承先生、以及季羡林先生身边的工作人员见面。因为他很悲痛,不愿接受采访。但这些都不重要,昨日下午15时30分,钱文忠在博客中告知世人:季羡林先生去世前后的一些情形.

季羡林离世前半年非常愉快

钱文忠在博文中介绍,昨天一早起来,季羡林老人觉得眼皮无力,感觉不好。季承先生于8时左右赶到医院,301医院的医务人员进行了全力的抢救。但是,老人毕竟已经年近百岁,一个小时后,昨晨9点,不幸逝世。“季羡林先生漫长人生的最后一段,是愉快而满足的。”

钱文忠透露,最近几个月来,季承先生一直照顾陪伴着季羡林先生,老人家的心情非常愉快,胃口很好,仍然酷爱吃胡萝卜羊肉饺子;“精神也很好,前不久接受央视王小丫的采访,思路极其清晰、逻辑极其严密地对着镜头,连续说了半个多小时。他自己多次说,这半年来,他非常愉快。”就在7月10下午,季羡林先生还用毛笔题写了“臧克家故居”,为孔子卫视题写了“弘扬国学,世界和谐”,为汶川广济学校题写了“抗震救灾,发扬中国优秀传统”。季承先生在16时到16时30分还为老人按摩了手臂。老人精神依然很好,谈笑风生。

钱文忠认为,作为一名学者,季羡林老人从来没有停止过思考。“他近来正在酝酿提出‘大国学’的概念。老人家认为,我们应该用这个概念。‘大国学’包括全中华56个民族的文化财富,特别是藏族文化、伊斯兰文化。“大国学”还应包括历代中国人向世界学习的文化成果。”钱文忠称,近来,季羡林先生还高度关注民间办学,他授权一家著名的民办大学筹备了“大国学研究院”,并且建议民办大学也要办人文通识教育中心。原本决定在8月份揭牌,正式成立。

新星出版社去年出版季羡林散文集《真话能走多远》,钱文忠专门为恩师季羡林的大著作序,在序言“从现在起,我是为你们而活——记季羡林先生”中,他披露了他作为学生所亲见的一些鲜为人知的季羡林趣闻轶事。

尊敬师友与奖掖后进

钱文忠回忆,对比自己年长的人——当时冯友兰、王力、陈岱孙等比季老高一辈的人还都健在——季老是非常尊敬的。1990年1月31日,钱文忠随侍季羡林到燕南园向冯友兰、陈岱孙二老以及朱光潜先生的夫人贺年。路上结着薄冰,天气非常寒冷,当时也已经是八十高龄的季先生一路上都以平静而深情的语调,赞说着三位老先生的治学和为人。在三位学者家中,“季先生身板笔直,坐在旧沙发的角上,恭恭敬敬地贺年。”

北大有许多成就卓著的中年专家学者,行辈、地位自然还不能和季老相比。季羡林对他们是发自内心地喜爱、尊重,不遗余力地揄扬他们。钱文忠追忆,他陪季老散步到办公楼附近,恰巧中文系的裘锡圭教授正低着头很慢地走在前面,大概在思考什么问题。季老也放慢了脚步,低声对钱文忠说:“你知道吗?裘先生,古文字专家,专家。”说这些话的时候还跷起大拇指,微微地晃动。一次,在四川大学刚获博士学位不久的朱庆之评职称,请季老和北大中文系的蒋绍愚教授写推荐意见。季老写好封好,命钱文忠送给蒋教授。四十多岁的蒋教授拆开一看,愕然说道:“季先生怎么这么写?这可叫我怎么办?”原来季老把自己的意见写在了专家推荐栏目的底下一格,这样,蒋教授不就只能将自己的名字签在季老上面了吗?

季老不遗余力地奖掖后进,无论多忙,总是乐于为他们的著作写序。季老还往往会在为某个人写的序言里面列举上一大串年轻人的名字,唯恐人不知道。至于替年轻人看稿子,推荐发表,那简直是家常便饭。有一年假期,钱文忠没有回上海,躲在北大。一天,钱文忠拉上窗帘关紧门,点上蜡烛看书,隐隐约约听到楼道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会儿有敲门声。开门一看,原来是季老不放心钱文忠,在助手李铮老师陪同下,特意来叫他去吃饭。那些年,钱文忠经常在季老家吃饭,也经常陪同季老赴宴。

关于季羡林为学生看行李,有个著名的故事。钱文忠介绍,季老穿着极其朴素,经常会被人看成是学校里的老工人。不止一次,季老会被来报到的新学生叫住,替他们看行李。季老每次都原地不动地替他们看守行李,有时候会一看两小时。自然,这些学生两三天以后就会在北大的迎新会上,看见季羡林校长坐在主席台上。

钱文忠称,北大司机班的司机都愿意为季老服务。为什么呢?季老每次都会为他们准备一些小礼物,比如当时还比较少见的国外带回来的香烟。有几位司机告诉钱文忠,他们接送的大人物,几乎都是不怎么和他们说话的,到了家也是自顾自地走了,只有季老下了车道谢不说,还要站在门口目送车子驶远。这才是令他们非常感动的地方。

季老自己生活简朴,他的慷慨,知道的人并不很多。季老往自己的家乡小学寄钱寄书那是常有的事情。就连在家里工作过而已经离开了的保姆,倘若喜欢读书,季老都会给予支持。钱文忠清楚地记得他经手的一张汇款单子上季老的留言:“这些钱助你读书,都是爬格子所得,都是干净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