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结交天下有识之士、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愿好人一生平安!

 
 
 

日志

 
 

红会财务审计被指粗略 未用专门会计制度  

2011-08-09 14:49: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7月23日,中国红十字会下发公函,表示要建网络信息发布平台,两年内信息公开。8天后平台即上线,但捐款查询结果显示部分名人捐款数额与之前报道有很大差异,舆论质疑红会财务审计粗略,另外仍有9成捐赠者信息无法查询。
-


7月31日,“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捐赠信息发布平台”( fabu.redcross.org.cn)上线试运行,点击进入,其首页右上角赫然标注着“公开、透明”四字,显然在兑现着那个承诺……

就在一个多月前, 6月20日,中国红十字会因为一个炫富的“郭美美”陷入信任危机。7月7日,在全国红十字会系统廉政工作会议上,中国红十字会许下承诺——“公开透明”。 7月23日,中国红十字会下发公函,表示“要建网络信息发布平台,两年内信息公开”。

没有料到的是,仅仅8天后,承诺兑现,却激起争议声一片。在炒红了郭美美的微博上,已经有人发起“欢迎大家来找茬”活动,拿红十字会的“账本”开刀。

面对僵局,中国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感慨万分,他用“痛心”和“痛定思痛”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下称“红总会”)则表态:“我们从未失望和放弃,相信通过我们的努力使捐赠信息发布系统更加公开透明,更加符合大家的期望。”

捐赠信息发布平台——靶子?盾牌?

“这次上线,肯定还有地方不完善,但是我们希望这是一个靶子,把它抛出来,接受公众的检验和批评建议。”王汝鹏说。

然而,更多的评论认为,“这是一个盾牌,一个糊弄的交代。”从“郭美美事件”爆发到推出网络信息发布平台,历时仅仅一个月,速度快到令人咂舌。但更快的是,网络信息发布平台试运行的第二天,就有网友列出了“五大罪状”。

公布查询结果,网友首先关注的“慈善明星们”,结果却令人震惊:“葛优”只捐了1元;“成龙”一日捐6次,每次1角钱;“周润发”捐款1分钱;“李连杰 (微博)”及壹基金三次捐款不足1000元。

根据媒体曾经公布的数据,在玉树地震后,成龙以个人基金会的名义捐款超过2300万元,李连杰壹基金捐赠超过200万元。更令人诧异的是,在2010年4月20日晚央视举行的玉树地震赈灾义演活动中捐款1000万元的陈光标 (微博)和捐款1亿元的曹德旺、曹晖均查询无果。而根据当时发布的信息,上述所有款项均汇入红总会。

8月2日,记者致电深圳壹基金总部,接线人员回应称,他们的捐款数额肯定不会这么少,中国红十字会公布的数据有严重问题。

对此,红总会给《中国经济周刊》发来传真解释说,“这些情况确实存在,我们是依据银行(邮局、现场捐款等)提供的原始信息录入捐款人姓名。”“有重名重姓的现象。”

与捐款数目不详的众明星相比,名为“刘德华”的捐款更为奇怪,在“青海玉树地震捐赠信息查询”中可见,20万元的捐款于“2010年3月30日”到账,而玉树地震发生时间是半个月后,网友戏称:“刘德华未卜先知。”

关于时间上的疏漏,王汝鹏解释说,平台公布的是自2010年1月11日至今所有捐赠信息,并非仅仅是青海玉树地震中的捐赠信息。至于此外的捐赠信息公布,还需假以时日。

第三个争议则是,目前通过信息查询,可以了解个人捐款10万元以上和企业捐款50万元以上的款项使用情况。而实际上,“绝大多数人在地震期间的捐款是不到10万元的,这就意味着,九成以上的捐赠者仍然无法知道自己的钱捐了之后去了哪里。”中国基金会行业信息服务平台——基金会中心网首席执行官程刚对《中国经济周刊》说,“每笔捐赠都应该明确数额和去向,至少红十字会应该拿出一个时间表,让公众了解还需要多久。”

遗憾的是,红总会仅表态“这是我们今后努力的方向和工作目标,随着信息管理系统的提升和发布平台的进一步修改完善,我们将逐步实现让每一笔捐款都能查询并知道使用流向”,但没有透露具体的日程表。

另外,根据信息发布平台显示的审计报告,2010年,红总会新增重大灾害重建项目资金19.99亿元,其中,玉树地震投入16.53亿元,计划建设29所学校、28个乡镇卫生院和两个备灾减灾设施。网友质疑:“平均下来建一所学校或者一个卫生院的金额为2800多万元?”

据红总会公布的信息,造价最高的卫生院是杂多县妇保院,建筑面积1050平方米,援助金额1420万元,则计算下来,建造单价达到了13523元/平方米。造价最低的则是治多县妇幼保健院,建造单价仅为2535元/平方米,仅相当于前者的1/5。

王汝鹏解释说,玉树重建项目都是“交钥匙工程”,除了基础建设还有内部装修、常规设施的花费。“因为青海玉树是在高原地区,离西宁800多公里,很多建筑材料都要从西宁以外的地方运到当地。再加气候条件和少数民族地区的影响,它的建设成本也比较高。”

另一个数据是,玉树地震中,红总会共收到捐款238472万,支出237889万,余583万做督察审计费。对此,有网友质疑:“去一个只有30万人的自治州督导检查审计灾后重建项目,需要花掉583万元吗?”

红总会解释说,这是按规定比例预留的审计、检查督导和项目评估等费用。因重建工作还没结束,这些费用目前还没开始执行,等上述工作执行完后,同样要向社会公布具体使用情况,接受社会监督。

面对批评声明显大于赞扬声的舆论环境,王汝鹏颇显无奈,“信息发布平台中海量的捐赠数据需重新整理、录入、核对,难免出现疏漏,而且发布平台还不完善,还在测试期。”他表示,信息平台上公布了咨询电话,愿意接受公众提出的意见和建议。

仓促上马——还有多少无奈?

纵观各大媒体的评价,认为“公开是值得肯定的进步”的不在少数,但“混乱是致命伤”的则更多。就连一直为红总会做财务分析的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也用“仓促”和“粗糙”评价了该网站。

面对网友提出的“漏洞百出”的质疑,王汝鹏坦承,这个信息发布平台是在加班加点的情况下提前问世的,原计划是在下半年。

其实,筹备建设捐赠信息发布平台的时间并不短。2010年底,红总会内部就提出了相关方案:在原有的“中国红十字会捐赠者数据库”基础上开发建立捐赠信息发布平台,并列入了2011年的工作计划。

今年3月,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王伟也曾公开表示,“两会”后,将启动重要工作——打造公开透明的捐赠信息管理平台。此时,预计的公布时间还是“下半年”。

但三个月后,一场始料未及的信任危机使中国红十字会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随即,这项重要工作也被上紧了发条,被业内人士视为“重塑形象”的关键一搏。

“我们应该认可红十字会的进步。”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所长王名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公开的过程也是一个博弈的过程,红十字会在探索,公众也在适应,这其中不仅是态度的问题,也有技术的问题,我们要给予时间和耐心。”

据刘姝威介绍,作为“中国特色”的中国红十字会,其财务审计制度并没有采用全球使用较多的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而是按照《事业单位会计制度》,依照行政事业单位的会计报表对其进行审计的。

“世界红十字会的负责人也曾表态,红十字会并不是NGO。”王名认为,红十字会在全球都有着浓重的政府背景,而不仅仅是在中国,“在日本采取的是特殊法人制度,在德国采取的是公法人制度,其实都与中国的行政事业单位制度相近。”

在王名看来,中国红十字会的“官方”背景决定了它的财务审计方式。“它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两大块:国家拨款和民间捐助。2008年汶川地震前,国家拨款占到90%,剩下才是少量的民间捐款。”因此,中国红十字会也就按照行政事业单位的会计报表对其进行审计,主要目的是满足国家宏观财政预算管理的需要。

“所以其财务审计方式是比较粗略的,只按照收支两条线做审计,主要为了方便国家审计局对财政拨款的核算。”汶川地震后,民间捐款首次井喷,一跃成为超过国家财政拨款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就体现出了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的重要性,要对繁琐、细小的捐款数目进行分类和核算,满足公开、透明的需要。”刘姝威说。

而这项改革无疑是“大刀阔斧和改变常规的”,程刚认为,这不仅是技术问题,还将打破原有的制度和体系,与财政、审计等部门都息息相关,需要全盘配合。“这将是一项史无前例的重大改革。”在目前中国红十字会系统“一荣不能俱荣,一损绝对俱损”的情况下,应及早把全国性的信息披露平台提上日程。“公开账本的不应是红总会,而应该是全国的红十字会系统,地方红会何时才能纳入其中呢?”

红总会回应说:“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发布平台的建立,为全国红十字会系统提供示范,推动公开透明工作的信息化、制度化和规范化。总会已向全国红会系统提出‘两公开两透明’的工作要求,要求各地参照总会做法,逐步建立依托于互联网的信息发布平台,实现财务收支和捐赠使用信息的公开透明。”

但已经有地方红十字会的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建立全国红十字会系统的查询系统并非易事。“红总会与地方分会之间并非隶属关系,红总会的号召并无实际约束力,只能说是一个提倡作用。”

对此,王汝鹏也坦承:“因为中国红十字会的管理体制有它的特殊性,我们管不了各级红十字会的人、财、物,但是我们对它进行业务指导,我们要求他们要参照红总会的做法。”

“透明”慈善——还要等多久?

“透明”慈善绝非新话题。2006年,民政部就颁布了《基金会信息公布办法》,明确规定,“公募基金会组织募捐活动的信息”等应该公开。

今年7月,筹备已久的《中国慈善事业发展指导纲要(2011—2015年)》出台,再次明确,“将在慈善全行业推行慈善信息公开透明制度,完善捐赠款物使用的追踪、反馈和公示制度;建立健全慈善行业信息统计制度,完善慈善公益信息统计平台,及时发布慈善数据,定期发布慈善事业报告。”

但实际情况却是,据民政部公开信息显示,2010年中国社会捐赠总额高达700余亿元。截至2010年底,登记注册的各类社会组织已有44万个,其中,基金会2168个。但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基金会有官网、不到五分之一的基金会发布官网年报。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慈善组织信息披露面临着缺乏人力物力投入等诸多困境。”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副主任刘佑平表示,这需要慈善组织自身有一定的信息处理能力,如:编写财务报告、聘请外部审计机构等。另一方面,无论是建立官方网站还是自建传播渠道,都需要成本投入。

无疑,中国红十字会的信任危机加速了公开的进程。更重要的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慈善市场也从“垄断”走向了“竞争”,透明度将直接影响公众、企业家乃至政府的态度,也将直接决定善款涌入的数量。

以两亿善款轰动全国的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就曾明确表态——把透明度、执行力作为选择慈善机构的首要标准。之后,中国扶贫基金会的“爱心包裹”项目就凭借捐款发票与受助人反馈的模式成功吸引了曹德旺逾1.8亿元的善款。

“在中国扶贫基金会的官网上可以清晰看到‘爱心包裹’的分类,连书包的颜色都有明确标注,到邮局办理的现场就可以提供《‘爱心包裹’捐赠凭据》,含‘一对一’捐助学生姓名、性别、年级和通讯地址等信息,网上捐赠人可以直接在网上获得相应信息。”中国扶贫基金会‘爱心包裹’项目的负责人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秘书长秦国英也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妇女发展基金会在全国2000多家基金会中在公开度方面排名第三,然而,在与捐赠者面对面的回馈方面还需要加强,还有差距。”她以“母亲水窖”项目为例,“我们承诺每捐一口水窖会写上捐赠者的名字,并拍摄照片作为反馈,不过,目前这一点暂时没有完全做到。”

“中国红十字会与社会大众之间的互动已经拉开了一个大的序幕。”王名认为,“红总会的信息公布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互动模型,中国慈善界可能由此启动一个良性改革。”

中国慈善的透明度


25% 全国仅有25%的慈善组织信息透明度较高,其中组织基本信息公开透明度最高,财务信息透明度则最低。

96% 54% 全民慈善透明意识明显上升,96%的受调查组织认为信息披露很重要,54%的受调查公众表示很关注慈善信息披露。

70% 分别有70%以上的公众希望了解慈善组织的业务活动信息和财务信息,而慈善组织信息披露实际情况与公众的期望不符(满分5分制):财务信息透明指数最低,为1.52,业务活动信息透明指数为2.43。

23% 23%的组织没有在慈善信息发布时提前征求捐赠人和受益人的意见,接受调查的近九成公众表示对慈善信息公开不满意。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